网店顾问咨询:

您好,欢迎来到网商易店!
热门搜索:
我要出售网店

填写售店需求,动员大家帮忙售店

店铺类型
店铺地址
QQ/微信
手机
立即发布出售需求
点我找好店

填写购店需求,动员大家帮忙找店

店铺类型
QQ/微信
手机
立即发布购店需求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电商资讯 > 电商资讯 > 这件事 天猫店老板 海澜之家海尔都抢着做

这件事 天猫店老板 海澜之家海尔都抢着做

发布时间:2019/3/6 11:29:54 来源:网商易店(http://www.wsyidian.com/) 浏览次数:230
导读:两会轰轰烈烈进行时,科技行业人大代表们的提案一如既往深受关注。其中,全国人大代表、腾讯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提交的7份书面建议引人注目。
在这7份涉及基础科学研究、科技伦理、粤港澳大湾区等热点问题的建议中,产业互联网再次成为重点名词。马化腾乃至腾讯押宝产业互联网早已众人皆知──腾讯在去年第三季度进行了大刀阔斧的事业群改革,加强面向B端的服务能力;而马化腾关于产业互联网的“知乎之问”亦尤历历在目。
 
互联网大佬热情如火,传统的产业界人士则显得相当冷静。有在产业数字化某链条一线的负责人向记者表示,细分行业想要达到互联网巨头们畅想的“天人合一”境界,需要克服无数经验性之外的困难。信息化基础不足、企业数字化的意愿、数字化对原系统稳定性的破坏、产业互联网“产品经理”的人才不足等问题,都需要在一步步的推进过中通过时间解决。
 
好在第一口螃蟹总有人先吃,已经有一批企业走上了全面数字化、智能化的道路。它们是远见还是冒进权且留给时间评判,我们可以在产业数字化的萌芽阶段拉开门闩,看一看这批企业想象未来的思路。
 
要互联,先踩坑
 
WRZ是一个做平价耳机的年轻品牌,去它的天猫店里瞧一瞧,会发现它至今还用着开店时默认的第一个模板──基本是0装修。就是这样一个“不修边幅”的品牌,在两个月之内卖掉了超过100万条耳塞。
 
 
在惊讶于如今的平价耳机市场还能有这样的爆发力之时,一个问题出现了:WRZ怎么在保证百万级的产能同时还确保不会有高库存的压力?
 
创始人郭胜给出的答案是:实时数据能力。
 
在WRZ位于东莞的生产总部,一块不断更新数据的屏幕引人注目。屏幕上同步显示着总部和十几家合作厂商的备货、库存和产线的生产情况。哪家产线饱和、哪家产线空闲,一目了然。总部可以根据实时情况调拨产能,让生产不间断,从而最大限度的保障生产效率。
 
 
 
与此同时,正在销售的电商平台能够在第一时间了解到工厂的生产情况,在销售活动过程中更精准地进行销量管控,既避免超卖的现象,也避免了库存积压,一定程度上节约资金和库存成本。
 
在这一过程中,郭胜和合作厂商的关系变得更为紧密。厂家的生产越接近饱和,产品的边际成本就越低,就越能降低价格,让利给消费者。而厂家的生产越顺滑,数字化程度越高,郭胜就越有底气在电商平台冲冲销量。
 
故事如童话般美好,一切听起来都顺理成章,背后却是郭胜在踩过一个个深坑后的顺势而为和不得不为。
 
最初做耳机时,郭胜被代工厂狠狠坑了几次。
 
这些代工厂大多是劳动密集型的企业,对品牌的订单有很强的依赖性,也有很大的不安全感,因此往往“疯抢订单”,不管产能够不够,先把订单接下来再说。产能未达预期对电商品牌方来说不啻是一种噩梦──发不出货带来差评多多不说,对品牌形象的打击也是毁灭性的。
 
在跑了几遍供应链,认真坐下来聊完之后,郭胜了解到了代工厂的几个难点:第一,订单不稳定,导致厂家不安全感很高,不愿意大量投入机器设备,生产完全依赖熟练工人;其次,订单不稳定也导致生产效率低,没订单的时候一天只能开半天工,有时则要加班加点;其三,生产受库存和原料的影响较大,有人没料,工厂也没办法开工。
 
原料问题解决得最简单粗暴。郭胜自掏腰包,以高于市场的价格去采购原料,平日紧缺的原料忽然变得管够。
 
生产效率的问题复杂一些:许多供应商苦于资金的压力,没条件更新自动化设备。比如喷油,当时供应商做的耳机外壳的喷涂都是人工手喷的,不仅效率低,成本高,也非常容易产生不良品,导致成本进一步提高。
 
郭胜又出手了:“如果我去投入这个设备,可能要几十万,但是仅仅这一个工序,一条耳塞能省五毛钱的话,那我卖100万条,就省下来50万,设备钱早就赚回来了,后面的就是纯利,即可以帮助供应商提高工厂生产效率,又可以更多地将优惠给到消费者,何乐而不为呢?”
 
于是他掏钱给代工厂装上了自动化设备。有钱确实好。
 
剩下的最后一个问题是订单稳定性的问题,代工厂们不安全久了,狡兔三窟是必备技能。拿不出有说服力的订单,代工厂不会一心一意只为一个品牌服务。
 
而如果有一套数字化系统,能够深入对接销售端,采购端,供应链商以及生产端,将WRZ的销售、采购数据和生产、库存数据打通,准确地了解到所有的采购生产计划,实时地看到每天供应商的生产数据和自己的库存数据,所有问题将一次性得到解决。
 
如何搭建这套系统把郭胜卡住了,有钱也买不到特别好的服务,更何况怎么做到最适合自己是个相当复杂的命题。
 
恰巧,淘宝天天特价业务升级为天天特卖,并决定三年内改造1万家中小生产商,利用数据优势和科技优势对中小商家进行数字化改造。淘宝和郭胜联系之后,双方一拍即合,一套针对性的改造也随之出炉。
 
这之后就出现了上文提到的实时监控大屏,WRZ也实现了在两个月内卖掉超过100万条耳机。
 
回溯郭胜和WRZ的这段过程,不妨对这个案例的几个关键节点再来一次设问:假如郭胜当时没有以高于市场价采购原材料呢?假如郭胜没有帮代工厂安装自动化设备呢?假如郭胜压根没有和代工厂沟通只是不断换供应商呢?假如郭胜自己根本没有数字化经营和管理的意识呢?
 
不得不承认,在当前的制造业发展程度和理念下,设问中的场景才是大部分普通企业家会做出的选择。这是一个成功案例,但却可以反推出推进产业互联网过程中的不少普适性难点。
 
数字化要分级,更要有延伸
 
数字化是智能化的基础,而数字化也有高下之分。再来看一家知名服装企业:海澜之家。
 
海澜之家较早意识到了数字化的重要性,曾经尝试以条码技术为代表的供应链管理,通过扫描条码的方式进行出入库和盘点,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供应链管理的信息化水平。但条码本身有着诸多硬件瓶颈:如识别穿透力差,必须在较小的距离内才能感应到、条码识别过程不可以批量读取、条码识别过程存在很多的误读情况、条码本身所能表示的信息太单一等,依然存在很大的提升空间。
 
在海澜之家又一次出现了仓储压力过高问题的时候,总裁周立宸提出了一个方案——为海澜之家的服装植入RFID芯片,通过软件的投入,有效提升仓储物流效率。
 
海澜之家向选定的RFID标签供应商提供商品品号、色号、规格、数量等SKU信息,RFID标签供应商负责将这些信息写入芯片并发往服装生产商,再由服装生产商将这些带有RFID标签的吊牌绑到服装上。
 
 
 
这些捆绑好吊牌的服装被一件件叠放到纸箱中,封装好进入海澜之家的供应链中。在进入海澜之家的储运中心后,一箱箱封装好的服装将随着输送线进入读写设备集成的RFID扫描通道机中,通道机会自动关门,并对这箱服装的RFID标签进行扫描。一箱服装扫描完成后,通道机会把获取的扫描信息,实时上传到RFID智能收发货系统,由系统比对应收和实收的货物数量。如果确认无误,通道机就“自动放行”,向下一环节传送。如果扫描项目与箱规不符,系统会自动排查原因,并明示在显示器上,传送带会将这箱服装送到旁边的人工检测区等待开箱检查。
 
这样的RFID扫描通道机可以每8秒钟就能在不开箱的情况下读取一个标准箱中所有服装的信息,最多可一次性扫描300件,扫描速度和准确性都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。
 
此前,海澜之家的收发货环节主要还是采用人工为主的流水化作业线。“人工操作容易出现错装、漏装、多装等情况,需要我们收货时一一核对。” 海澜之家战略信息中心负责人华挺表示,“虽然我们对流水线上的每位工人进行了细致分工,不断简化各道工序,以提高运行效率和准确率,但一个熟练工人每秒钟也仅能扫码一到两件服装。”
 
如今,一台通道机作业线仅需配备4名工作人员,仅为此前用工人数的1/3,每位工作人员的工作效率则是原先的5到14倍。自海澜RFID流水化读取系统正式投运以来,海澜之家已为旗下所有服装产品装配RFID标签。
 
依然是如童话般美好的故事,问题在于:然后呢?如果只是在某一端或某一链上实现数字化,似乎谈不上产业数字化,遑论产业互联网。
 
好在海澜很快找到了RFID标签用途的新延伸:随着服装品牌兴起智慧门店热,自带RFID识别功能的服装显得尤为适合。借助RFID,门店可以方便地端出智能试衣镜、智能货架等服务体验,同时也具备了快速收银和防伪防窜的能力。对新零售门店说,通过跟踪RFID标签不仅能全流程跟进销售数据,还能根据区域用户的购买需求交互定制主推款式和旺销产品。结合海澜自身的会员体系,一个由工厂到门店乃至消费者的数字化闭环眼看就要画完了。
 
不过,确实还没完。
 
谁跑得快,谁先定标准
 
世界范围内,由企业牵头的工业云平台正在不断扩大影响力。资料显示,世界上第一个工业云平台Predix由美国通用电气公司(GE)在2015年正式对外开放,第二个平台MindSphere是德国西门子公司基于工业4.0理念建立,在2016年4月开放。此外,ABB的Ability、亚马逊的AWS IoT物联网云平台、顶级机器人制造商之一KUKA和Infosys联手开发的针对企业工业4.0解决方案的软件平台等,都是不能忽视的主要工业云平台。
 
COSMOPlat是海尔推出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工业互联网平台,有媒体称其为中国工业互联网的代表。
 
平台是做什么用的?笼统地形容,平台是一个资源和需求充分密集的地方,通过一些特定的规则和接口,使得特定的资源得以满足特定的需求。
 
海尔做了一个工业互联网平台,海尔带着这个平台进入了服装行业,海澜恰好是这个行业的头部玩家──扯上关系了。问题又出现了:在接触平台化生产之前,大多数数字化做得好的企业,最多也就是做好了企业内部各业务线的数据协同,这些数据怎么把它规起来上网、上平台,又成了另一个课题。假如都去找同一家技术方案提供商做方案,兼容性肯定没得说,但并不现实,也始终不是长久之计。
 
于是,海尔洗衣机找到了海澜之家,研究RFID标签的水洗解决方案。2017年11月,双方共同发起了海尔衣联生态联盟,英氏婴童用品有限公司、RFID技术提供商品冠物联等八家企业成为联盟成员。联盟建立的初衷,就是打通衣服上下游全产业链,为用户提供贯穿式的全流程服务。
 
服装行业是个万亿级市场,对于服装品牌来说,目前普遍存在的两大痛点是库存重和消费者偏好追踪难。
 
RFID与COSMOPlat的结合,试图提供一个解决问题的参考范式。
 
针对库存重的问题,RFID技术将制衣环节及物流配送环节数据采集并沉淀到COSMOPlat,基于COSMOPlat以用户体验为中心的大规模定制模式,通过算法和模型进行渠道物流的精细化管理,实现服装数字化、操作自动化、管理智能化。
 
而消费者款式偏好追踪难的问题,一是通过社群交互挖掘用户痛点和创意;二是需求通过门店端的RFID货架、RFID试衣间、RFID收银台,以及家庭端的RFID洗衣机、RFID衣橱等智能终端收集用户衣服款式、材质偏好数据,COSMOPlat通过相应算法和模型对用户流行款式进行预测。依托RFID自动采集海量数据的能力及COSMOPlat的数据分析能力,使服装企业获得较以往精准数倍的用户画像。
 
此外,服装企业还可通过COSMOPlat的APP/API分成、数据产品等盈利模式,优化全产业链,满足用户个性化定制与品牌大规模生产的需求。
 
不到一年后的2018年8月,海尔衣联生态平台、中国服装协会、中国物品编码中心等再次共同牵头成立了中国服装物联生态联盟,同时发布了海尔衣联网生态,吸引了包括海澜之家、英氏童装等100多家大中型服装企业,以及20多家物联网技术企业的加入。一个服装产业的数字生态联盟正在渐渐成型,推动它走到今天的是做衣服的品牌和洗衣服的品牌 。当联盟成员用技术把厂、店、家里的服装都数字化之后,衣联网生态展露了更大的野心:不止要做自己圈子里的小生态,还要做世界范围内的大生态。2018年07月12日,海尔牵头制定的衣联网标准通过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(简称IEEE)立项审核,进入标准提案制定阶段。此后分别在2018年9月和12月举办的衣联网IEEE国际标准工作组第一次、第二次会议,则夯实了我国在衣联网国际标准上的影响力。
 
 
 
在数字化成为可能和现实之后,标准和协议可能会成为数据流转进程的守门人,亦或是指挥官。
 
北京工商大学经济系系主任、教授倪国华提出,围绕人类基本需求的改善型消费,将成为未来社会消费的主流,也是经济增长的核心动力。与此同时,炫耀型消费也将持续向内涵型消费转变。在倪国华看来,未来消费有望向私人订制,即C2M(客到厂)方向发展,这一模式可将消费者需求的最大公约数直接“翻译”给制造端,实现“货找人”;制造企业也能借此连接消费者,建立低成本沟通渠道。
 
这件事,WRZ在做,海澜之家在做,海尔领着一个联盟在做,还有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企业想去试着做。没人能在剧情启幕时就看到终局,但早点进场,终究有机会占一个好位子。
推荐新闻
热门店铺